在校学习时间越长越好?

发布日期:2022-03-28 12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长春市125中最近遇到一件挠头事儿:按照教育行政部门的要求,学校取消了初一、初二年级的晚自习,结果遭到大多数学生家长的反对,90%的学生和家长纷纷申请恢复晚自习。

  “我认为,学校开办晚自习是负责任的表现,作为家长,我表示深深的谢意,并坚决支持!”一位姓霍的家长对记者说,“少壮不努力,老大徒伤悲。谁在孩子学习上‘偷工减料’、经济欠账,最后,孩子会让他们的家长付出高昂的代价,到那时,就绝不仅仅是一个补课费的问题。”

  “一堂晚自习,一个学生才交3角钱,这算得上什么收费?为了这堂课,有多少老师要在8小时之外牺牲休息时间?3角钱的收费,与老师的奉献、牺牲根本无法相提并论……”就此事这位霍姓家长还给本报记者写来一封长信。

  另一位姓曹的家长接受采访时,第一句话也是“我坚决拥护学校上晚自习”。他告诉记者,除晚自习外,他女儿在外面还参加了两个学习班,每天晚上10点多才能回家,由他天天接送,这两个班的费用一个月要100多元钱,是学校收费的5倍。而孩子在校上不上自习,成绩变化明显,有本校老师的指点,孩子的进步就很大。

  对此,学生们是怎么想的呢?该校一位姓王的同学说:“我在家里无法认真学习,只有在学校这个环境才行。另外,自己学,有些内容学不会,有老师讲效果会更好。”还有一位学生说:“放学回家后,总是忍不住要看电视,不能自觉学习,所以希望学校补课,老师既能监督我们学习,又能教我们知识。”

  “老师上一节晚自习,也就10块钱的补助,来回打车费都不够,根本不是为了什么经济效益。”拿着厚厚一摞学生及家长要求恢复晚自习的申请,125中校长左右为难―――

  据了解,125中位于城乡接合部,这里流动人口比较多,在校流动人口子女约占30%。另外,单亲家庭的孩子约占总数的30%。初中入学考查时,三分之一的学生双科不及格。校方感觉学生基础弱,部分学生没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,所以决定开设晚自习,组织集中学习,由老师“提优补差”,学生自愿参加。

  “开设晚自习也是学校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”。该校校长告诉记者,该校近两年正处于上升阶段,但目前生源大战激烈,如果招不到学生,学校就面临着被合并的命运,而最能吸引生源的,莫过于升学率,尤其是进重点高中的升学率,因此学校必须狠抓教学质量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采访中,记者发现,125中遭遇的“晚自习尴尬”并非个案。本来按长春市教育局统一部署,为给学生“减负”,全面推行素质教育,市内各中学两年前已基本取消了晚自习,但不少学校因为家长强烈反对,不得不“悄悄”重新恢复晚自习。

  该市某重点中学副校长谈起此事,不住地感慨“学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”――“从教育规律来讲,开设晚自习并不是件好事,学校要给孩子留一些自我发展的空间,让他们发展自己的课余爱好,让他们有时间放松和娱乐;孩子们本身大多不愿意上晚自习,在学校学了一天数理化,他们希望放学后得到一种解脱;老师们也不愿意上晚自习,每天早7点进校,晚7点,甚至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,一天下来,非常疲劳。老师们也有家,也要休息。”

  “取消晚自习,家长不干啊,认为学校‘不负责任’,甚至为此找到了市政府!家长为什么强烈要求上晚自习呢?第一,高考、中考的指挥棒没变,家长希望孩子考上个好高中,将来能上个好大学,因此希望老师在学校多讲一点;第二,家长社会压力大,白天工作,晚上还经常要参加各种社会活动,孩子放在学校,有老师照顾,家长放心;第三,独生子女多,孩子自制力不够强,加之目前良好的社区环境尚未建立,孩子放学后没有适当的去处,家长担心孩子学坏。”这位副校长说。

  一位普通中学的老师表示,学校和老师都想给学生少上点课,不再补课。但压力却是自上而下的,教育部门在给学校排名次,学校给老师排名次,最后老师只能给学生排名次,这就像一个“压力链条”一样,层层传递。在这样一个“压力链条”中,每一层在承受压力的同时也都会转移这个压力,把它转移到下一层中去,但最后承受压力的是学生,他们无法转移,只能把这个压力全部承担下来。

  本报记者采访期间,还有市民给当地媒体打电话,反映关于晚自习取消的事儿:“‘减负’固然是件好事,但中考、高考还是按着分数升学,学习成绩还是第一位的,学生‘减负’变得趋于形式化,并没有落到实处。教育部门要求中学不能开设晚自习,可没有了老师的管理和监督,我的孩子学习自觉性没有以前那么强了,放学之后也不按时回家,经常出去玩。我建议学校根据学生自愿的原则,开设晚自习,尤其是对那些学习自觉性不强的学生。我认为,适当的压力也是好事。”

  东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于伟对此发表看法时说:“目前,高考、就业的压力这么大,学习不好,将来就很难找工作,学会学习,是学会生存的手段。减负,教育行政部门的动机是好的。但高考制度、用人制度不变,其余表面上的变化都只能是治标不治本,会引起反弹,取消晚自习这件事,就是一个例子。”

  凡本网注明来源: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中青在线或中国青年报社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中青在线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  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中青在线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 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本网站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的观点和看法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,文责作者自负。